领誉动态

News & Events

像自由恋爱一样选择医生”新快报Dr.Bersand专访实录

发布时间:2015-04-07

领誉医疗抗衰老专家

新快报领誉医疗抗衰老私人医生报道

领誉医疗全球知名私人医生高端访谈

■新快报记者 肖萍 余锦境/文 陈昆仑/图

 

从摩纳哥王室的窗口向远处眺望,窗外就是一片湛蓝的地中海,目力可及处,遥遥可见法属科西嘉岛。这里是欧洲“最具新闻价值的王室”——数十年来,惊艳世界的王妃、历代国王的爱情、古老的王室传说,他们一直是故事的主角。像摩纳哥王室一样,欧洲的王室成员普遍有着自己指定的私人医生团队。

 

法国人Gerard Bersand.MD,欧洲知名人士和一些王室成员的私人医生,近日在广州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目前担任IEP (Institute of European Physionutrition)欧洲私人医生协会主席的Bersand医生1984年毕业于巴黎大学,1992年入选法国国家医师协会,2010年起担任法国巴黎西部大学临床医学指导教授。长期为欧洲政要和名人提供私人医疗服务。

 

他眼中的王室成员以及他所理解的私人医生概念,成为我们这一期私人医生访谈的话题。

 

在医生眼里王子和普通人一样

 

新快报:做王室成员的私人医生,与做普通民众的私人医生,会有不一样吗?

Bersand:不论是王子、王室成员,还是普通民众,对我而言都没有区别,即使是现在,在我的医院里,等待医生给他们咨询的人群里,也有不少是贵族。但在医生眼里,他们都没有太大分别。

当然,我们不能要求王子也在医院排队等候,毕竟我们只有一位王子(笑),我们会上门为他们提供医疗和保健咨询建议,只有需要身体检查时,他们才需要来到王室的定点医院。

新快报:和王室家庭打交道,有特别需要注意的细节吗?比如衣着、礼仪?

Bersand:王室家庭是个非常Nice和Kind的家庭,那是个古老的家族,他们是真正的贵族,衣着举止低调但有讲究,有与生俱来的高贵,但又非常平易近人。

 

医患关系可以像自由恋爱吗?

 

新快报:作为一名私人医生,病人……或者说客户,是怎么选择到你们的呢?这个选择是由医生的名气决定的吗?

Bersand:那是一种双向选择,像谈恋爱一样,你选择了适合你的医生,而医生也选择了你,这样就可以达到一种非常长期的、可以达到二三十年的默契关系。

当然,我这里说的“医生选择病人”,并不是说医生会对来访的病人说“噢,不不不,我不喜欢给你看病,请你走吧”,而是当这个病人实际上并不信任这个医生,他不按照医嘱来预约、服药、复诊,那么这种医患关系慢慢地就会疏远掉,慢慢地病人也不来了,医生也不会了解他长远的身体状况了,于是他们的关系就结束了。

新快报:双向选择是个有意思的词,但目前在中国,可能还不一定能立刻做到。像自由恋爱一样建立起来的医患关系,是不是会特别紧密和亲密?

Bersand:当一种私人医生的关系建立起来后,往往医生与这个他服务的家庭的关系,会延续二三十年。我会看着他们长大,看着这个家庭里的婴儿出生、成长,甚至谈恋爱的时候他会来问我:“嗨,你看这个姑娘怎么样?”

新快报:所以最后你会成为你所服务的这个家庭的成员之一吗?

Bersand:你问我,这是一种已经超越了医患关系、升级到朋友甚至家人的关系吗?不是的。如果这个我看着他长大的孩子,恋爱上遇到了问题,需要心理方面的健康辅导,我可以用我的专业知识回答他,可是如果只是问问这个姑娘怎么样,我只能告诉他:“噢,亲,这是你自己做决定的事。”我对自己的专业位置和职业领域分得很清楚。

 

帮客户一起寻找专科医生

 

新快报:如果客户碰到重大疾病,你们会怎么处理?

Bersand:作为一个家庭的私人医生,除了日常的诊疗的保健咨询外,还需要在客户出现重大疾病时帮助到他。这种情况下,他会通过我这个通道,找到他的专科医生。私人医生一般是全科医生,一个全科医生会对应着许多个专科医生,当客户拿着我的推荐信,他才能找到相当声望的专科医生,否则他自己是不可能直接去约见他们的。我可以为他们推荐多个专科医生,拿回多个治疗方案,然后这些治疗方案汇总到我这里,我会根据我数十年来对他身体状况的了解,帮助他一起遴选和优化出适合他的治疗方案,然后交由最适合他的专科医生来执行这个方案。我认为这是私人医生工作中尤其有价值的部分。

大概6-7年前,欧洲做过一个大调查,接受调查的人群中,直接找专科医生看病还是通过私人医生推荐到专科医生那里看病,选择后者的比例要比选择前者的大得多,只有20%的人是直接找专科医生看病的。这种模式已经很普及了。

新快报:私人医生能24小时接受客户的咨询吗?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怎么办?

Bersand:千万不要以为私人医生就是24小时随时应召的人,也千万不要以为私人医生是急诊医生——专业的私人医生是需要预约的,遇到急症,你最需要的是打999(在中国是打120)。

新快报:一名私人医生,比如你,能管理多少病人?

Bersand:现在在欧洲,一名有一定知名度的私人医生大约会服务800名客户。这个工作量还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

中国人自我管理能力比较强

 

新快报:在中国接受咨询,你所了解到的中国客户,与欧洲客户有什么不一样?

Bersand:中国的病人,与欧洲的病人还是有很大不同的。在中国,我接触的病人,都非常有礼貌、非常尊重人,最重要的是,他们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地遵从医嘱。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。中国人给我的印象,是自我管理能力比较强。

新快报:目前在中国也是做私人医生?

Bersand:我们在中国开展的业务主要是慢性病(比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痛风)的预防和调理。这与做全科私人医生的工作还是有很大不同的,但我觉得这个工作更有意义。让一个人的自我治愈力提升,疾病就自然会“退缩”。

新快报:听起来和中国的中医有一些共通之处,都是讲究对人体自身整个系统能力的提升。

Bersand:希波拉底说过,人体的医生是他自己。但遗憾的是,现代医学却在渐渐忘记医学起源者的这句话,药越吃越多,慢性病却越来越严重。我们的治疗方法,虽然比较慢,但它会把人体自身的能力提升。这就是预防医学的真意——没得病时预防得病,得病了预防它危及生命。
领誉欧洲权威名医
SWISS PRESTIGE Private Medical Center
your European private doctor
瑞士领誉私人医疗,你的欧洲私人医生,生命的承诺